首頁

曆史

原創 皇帝心里有个宰相的人选 但是名字记不起来了 咋办?

李大嘴 大嘴讀史

記人名是一門學問。

有時候,想說的人名就在嘴邊,愣是說不出來;有時候,一個人站在對面,臉熟,就是想不起人家叫什麽名字。

中國古代也有這樣的尴尬。一位皇帝想不起來大臣的名字,而這個大臣還是皇帝心裏內定的宰相人選。

這個皇帝就是唐玄宗李隆基,這個被忘了名字的內定宰相就是開元年間的名相張嘉貞。

據《新唐書·張嘉貞傳》記載,“及宋璟等罷,帝欲果用嘉貞,而忘其名。夜诏中書侍郎韋抗曰:‘朕嘗記其風操,而今爲北方大將,張姓而複名,卿爲我思之。’抗曰:‘非張齊丘乎?今爲朔方節度使。’帝即使作诏以爲相。夜且半,因閱大臣表疏,舉一則嘉貞所獻,遂得其名,即以爲中書侍郎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。”

野史《明皇雜錄》也記載了這件事,情節幾乎完全一樣。

話說,前任宰相宋璟是唐玄宗的好幫手,把政務打理得井井有條,但是,做事的人總會被人嫉恨,因爲宋璟大刀闊斧的施政,弄得人怨沸騰,皇帝爲了保護宋璟,只好把宋璟升爲郡公,免去了他宰相的職位。

位子空出來,當然要有繼任者。李隆基早就未雨綢缪,夾袋裏已經有了新宰相的人選。

可是,關鍵時候,日理萬機的皇帝怎麽也想不起這個人的名字,只記得姓張,雙名。

絞盡腦汁地想,還是想不起來。

無奈的皇帝讓太監找來夜間值班的大臣中書侍郎韋抗,說有這麽個人,姓張,雙名,部級幹部,現在應該在北方,你替我想想。

韋抗思索了一會,說,是不是朔方節度使張齊丘?

皇帝咂摸咂摸嘴,嗯,好像是的。這樣吧,你草擬一道诏書,把張齊丘召回首都,出任宰相。

韋抗唰唰唰寫完诏書,皇帝蓋好圖章,就等著明天一早發出去,新的宰相即將出爐。

勤政的皇帝繼續辦公,閱讀各地官員送上來的工作彙報和請示。看著看著,讀到一份來自太原節度使張嘉貞的報告,李隆基一拍龍頭,我去,我中意的新宰相是這個張嘉貞啊!

趕緊,派太監找來韋抗,前一封诏書作廢,我搞錯了。

張嘉貞終于磕磕絆絆地當上了宰相。

皇帝沒有因爲自己的破記性自責,反而說,我正好看到張嘉貞這個正主的奏折,“此亦天啓,非人事也”,這就是天意。

呵呵,你最大,怎麽說都對。

可憐的張齊丘,在紙面上當了幾個小時的宰相。

後來,當了宰相的張嘉貞“斷決敏速”,處事果斷,但脾氣有點大,也有些剛愎自用,“頗爲時論所譏”,名聲不算太好。

但總的來說,張嘉貞還是一個做了一些事情的好宰相,開元盛世也有他的一份功勞。

這個關于人名的烏龍事件,發生在開元八年,也就是公元720年。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
網站地圖

用戶反饋 合作

Copyright ?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

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